怎样看待《大象席地而坐》导演胡迁自杀?

7天前发布

只看转载/ 幕后/ 导演制片


苦难,过得去就是个坎儿,过不去就是座山


一个巧合,在胡迁去世的消息发布大概5、6个小时前,我刚和一位朋友聊到忻钰坤导演的一篇采访,里面忻导轻描淡写的述说着自己曾经的苦日子。

因为朋友也曾经遭遇过类似的困难,于是感叹:他是如何能够把这些苦难说的如此轻描淡写?

我说:因为那些苦难过去了就是个坎儿,过不去就是座山,而最痛苦的,就是想过还没过的那种状态。


几个小时后,胡迁去世的新闻出来,那位朋友却又表示不解:到底是怎样的苦难,才会逼到一个人放弃生命?


我试图向他解释,在中国底层影视人的生存状况有多恶劣,但由于当时我略有些激动,东拉西扯,最终也没有让他明白这其中的原因。

最后大家以“目前国内任何行业都不容易”这样的结论,结束了这次讨论。


其实不止是胡迁,如果说今天任何一个影视从业者,尤其是偏创作方向的,因为自杀而上了新闻,我都觉得是意料之中的事情。


没有比在这个行业搞创作更受精神折磨的职业了。


当你在电脑前没日没夜的创作,键盘旁是堆积如山的烟头,颈椎和脊椎已经僵硬的隐隐作痛,双眼干涩的挤不出一点水分,焦虑让你的肠胃痉挛,口干舌燥。当身体再也抗不下去的时候,你还要用安眠药伴着酒精才能对抗脑海里如山的压力,才能安然入睡。

当你醒来,拿着用半条命熬出来的作品,去见那些手里拿着钞票决定你未来的人的时候,他们可能因为一句“这个设定让我不舒服”,就会让你推翻重写。

于是你忍着,再次榨干自己的身体和脑汁,几次三番的榨干自己的身体和脑汁,终于榨干了自己的身体和脑汁,写出一部参杂了多人想法,但勉强让自己满意的作品,拿到了投资,进入了拍摄阶段。

然后你发现灯光师不给力,道具组不给力,录音组总在你拍摄的时候说有杂音,摄影师总给不了你满意的镜头,演员总是满足不了你的要求,整个剧组的进度一拖再拖的时候,你只好妥协,只好让所有人发挥出他们的状态,而不是让所有人给你你想要的状态。

最后你靠着不眠不休几天几夜的神级后期,把作品做成了自己还算满意的样子。

观众看过之后说:这是一坨屎啊?

你不开心。

观众看过之后说:这是神作啊!

你也一样不会开心。

你会开始讨厌这些观众,觉得他们不懂你。

然后你会开始怀疑自己,觉得自己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。

好吧于是你决定自己筹钱,拍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丢了尊严,放弃安稳的生活,你用尽心力勉强筹到了钱,拍了一部自己想要的东西。

参赛,评委说:这是一坨屎啊。

你只好在内心默默的艹了这个比赛。

过了一段时间,别人请你参与他们的项目。

大投资,大明星,剧本烂的不如小学生作文。

大家一起糊弄出来成品,然后大卖。

网上口碑之下下降,他们还有钱请水军上去吵架。

又过了一段时间,别人又请你参与他们的项目。

参赛用的,作者电影,拍出来除了导演本人谁也看不懂。

拿了大奖。

你被大家夸奖:这份荣耀也有你的一份功劳啊!

你对着镜头,不知道该笑还是该做什么其他的表情。

这时候老父亲打电话来,问你有没有在做正经工作。

你说有啊,我是导演,编剧,作家。

父亲问,有社保吗?能升职吗?

你挂了电话。

母亲发来短信,说要介绍个女孩给你。

这女孩长相普通,性格普通,没什么个性,但乐于找份安稳工作,愿意嫁人后辞了在家生孩子做家务。

你拒绝。

母亲苦口婆心的说,你得知足,你拍片子还没人家当前台的赚的多,也不指望你买房买车,拍电影那是另一个世界的人做的事,我们普通人家的孩子,就该做些普通的事。

你沉默。

母亲接着说,不要看不上人家小姑娘,人家至少不嫌弃你。你看得上的那些,不也都嫌弃你,离开你了吗?

你把手机丢到一边。

打开电脑,再看一遍你最爱的电影。

《阿甘正传》《霸王别姬》《肖申克的救赎》《教父》《低俗小说》……

看的你热血沸腾,热泪盈眶。

你重新燃起了创作的激情。

你安慰自己,不要紧,史泰龙30岁才演了第一部电影,成名前还演的A片;不要紧,李安当了6年家里蹲,最后也成功了;不要紧,不要紧,只要坚持下去,就一定可以成功。

然后你写了一部特别屌的作品,去找人投拍。

这时影视的市场很好,投资人愿意拍。

但他要求加入网红、小三、互联网、鬼怪、爱情、狗血……等等一切大数据显示人们最关注的内容。

你不想拍了,想着再去自己筹一次钱。

但你看到自家猫这个月的猫粮都快吃完了,但你的支付宝余额不到10块钱。

于是你拍了。

拍摄的每一天对你来说都是折磨。

你经常在片场发火,你不在意和剧组的人们建立友情,你觉得跟他们没什么好说的。

你经常像神经病一样改剧本,改通告,调侃工作人员。

大家觉得你像个活宝,都围着你笑。

但你觉得自己像个动物园的动物,被一群人困在中间。

你看着剧组的那群莺莺燕燕,每天收工后在酒吧灯红酒绿,而你只想回家好好的睡一觉,缓解你的身心俱疲。

片子拍成了,大火。

拿了奖,得了关注,有影视公司要签你。

“像这样的片子,再拍他5部,保准每一部都赚!”

投资人这么说着。

你被灌的半醉,回到自己仄闭的出租屋,打开电脑,再看一遍你最爱的电影。

《阿甘正传》《霸王别姬》《肖申克的救赎》《教父》《低俗小说》……

看的你热泪盈眶。

你却再也燃不起创作的激情。

你的信仰崩塌了。

你想好好睡一觉,你太累了,你浑身都是病,包括心病。

你睡了,喝下安眠药和酒,不想起来。

然后你就真的不起来了。


影视行业是个没有判定标准的行业,你做十年编程,和做十年影视,出来后在业内得到的收获是完全不同的。

你很可能付出很多,但一无所获。

但有的人却可以胡搞瞎搞,还赚的满盆满钵。

这个行业不乏成功者,但和所有的从业者数量相比,这些成功者的比例,却微乎其微。

他们是特例,是不小心打破了常规的天选之人。

更多的时候,大家都在盲目的前进着,最后要么离开,要么接受。


关于胡迁,关于影视行业底层从业者的状态,其实有很多想说的,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,如何才能说的透彻清晰。

就像我前面说的,今天任何一个影视创作者走到这个结局,我都不会意外。

看到胡迁的离去,我有点伤感,有点激动。

我也曾经历过最孤立无援的日子,包括家人的不理解。

最终我选择了曲线救国,用做其他行业的收入维系生活,偶尔参与影视创作。

它就像一个丢不掉的梦想,但我也清楚的知道,我这辈子都不会把这个梦再做美好了。

胡迁的离去,就像是一个向下的金字塔的顶端。

在他之上,还有无数挣扎在生活边缘的创作者。

我们要思考的,不是如何惋惜他们的离去,而是如何挽留他们的离去。


愿每一个有梦想的人都得偿所愿。


文字内容均由作者原创或翻译,看企业网不会对原创文章做任何修改,转载前请务必通知本站并注明内容来源,附以原文链接
http://www.kanqiye.com/news/2110.html本站内容欢迎分享,但拒绝有商业目的的转载!
头像
表情

全部评论(0)